鸳鸯罗帐

拒绝粘锅,从我做起。
喻文州中心,喻右。

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不喜勿戳

-国王的女儿想要人鱼手背上的鳞片,为了装饰在她的裙子上。
人鱼失踪事件追溯到了陆上的王宫,喻文州坐在那搜沉船边缘,长发乘着水流在他身边缓缓漂浮着。喻文州此刻正陷入沉思丝毫无暇顾及一边吵吵嚷嚷的黄少天,他敛眉虚着一双金棕色的眼眸扫视一圈,张口稍微顿了一下才出声:“这次我来。”
黄少天一下子就愣住了,一甩尾巴就冲了上来:“喻文州你是不是毛病啊这种时候你就别逞强了行吗?”
喻文州摇了摇头,抬起手轻轻掰下黄少天在他上臂处的手,反手拍了拍黄少天的头顶从沉船上起来。
“这必须我去。”

他在一边静观其变,一直到皇家军捕到几条人鱼后他才有了动作。喻文州抬起手摁在一只虎鲸背上然后扭身坐上去,唤着虎鲸绕着皇家军的大船绕圈,待到被发现时才启唇吟唱一首属于人鱼的古老歌谣。
老军人已然捂上耳朵,大概是因为有了丰富的经验才这么做的。新的水手什么动作都没做,只是站在那里静静地听着,并无被蛊惑的迹象。
歌声一直持续到连老军人都放下手臂试图听清楚到底是什么曲子,此时的喻文州才弯了唇角陡然换为那最有名的带调咒语,一步步引导着整艘船狠狠撞上暗礁。
“嗯..这船不好看。”总结了一下便从虎鲸身上下来,晃动着尾鳍在它鼻吻处落一个吻:“多谢啦。”

喻文州救下那些人鱼后,侧首下意识环视了四周便发现了一个中年渔民,跟他四目相对后喻文州看出了他眼底的贪婪。他抿起唇冲渔民露出一个可谓倾城的微笑,复而轻轻摆动着尾鳍潜下水游过去,到了船边顺着船舷摸上去,曲肘勾着船边撑起来,折起尾巴露出尾鳍。喻文州看到他正在四处张望,便开了口提醒他:“在找我吗?”
那人转过头,有那么一瞬间的怔愣而后笑的满足,口中一直呢喃着一句话:“我见到人鱼了..我终于见到人鱼了...”
听清楚他的话后,喻文州忍不住又勾了一个笑容出来,一只手伸过去揽着那人的后颈下来凑近,呼出的气带着海洋的气息。
“你喜欢我吗?”
“喜欢..!”
“那来啊”喻文州双手环住他的脖子缓缓向海底下沉,等那人上半身已经没入海水后,喻文州变了个模样。
他眸中闪烁的光瞬间冷下来,代替它的是一种猩红色。喻文州凑到那个人脖颈边上装作要落下一个吻,却是张开嘴露出了满口的獠牙狠狠咬进去撕扯下一大块肉。鲜血瞬间就在身边蔓延开来吸引了不少饥肠辘辘的水族,喻文州抹掉长发沾上的血水,吐掉口中的一块肉改为含着一口海水漱掉所有的血腥味,一切结束后他便还是那副温婉的样子。

喻文州在整片海域游了几圈等待所有血的味道被冲散才回到轮回岛那边,坐上那块熟悉至极的岩石上头甩掉头发上的水珠舒出一口气。感觉到身后的动静于是转过身笑对来人,唤了一声“小周”便笑的愈为温和。

-在你身边,不会露出所有会令你不快的模样。

评论

热度(20)